黄石一大叔光着脚丫跑步一年多 称从不生病

2018-12-08 作者:admin   |   浏览(67)

  11月10日上午8时许,室外寒风凛冽,可杭州路上一位大叔却光着脚丫跑步健身。东楚晚报记者追了几站路截下他,才知道他是开发区某单位职工,一年半前开始赤脚跑步,每天跑10公里左右。脚掌起的茧,每周要清理两次。不了解情况的人认为他举止怪异,附近居民则习以为常,称他是“赤脚跑男”。

  大叔姓孙,今年46岁,为人很低调,不愿透露自己具体情况,就权且称他孙大叔吧。

  孙大叔说,他3岁就开始跑步。他的父亲是一名军人,在家中实施军事管理,每天5点就要求孩子们起床跑步,“晚一分钟,就要罚站”。

  在杭州路,孙大叔跑步健步已有15年光景。每天5点50分开始,从宏维小区到杭州路加油站跑一个来回。如果早上有事,就只跑到团城山公园,平均每天10公里左右。跑完步回家洗澡,然后上班,如此反复。

  一年半前,他突发奇想决定尝试赤脚跑,一开始觉得不舒服,脚掌起泡,后来慢慢适应了,一直坚持到现在,感觉很享受。“现在黄石的道路很干净,环境也很好。用脚与大地直接触,并不像你们想像中的那么难受。”孙大叔笑着说。

  夜里下过雨,洒水车刚来过,杭州路上湿漉漉。记者用手探了下地面,寒气刺骨,可他气定神闲,没表现出任何不适。正值上班时间,行人裹着冬衣,呵着白气,擦肩而过时,有人嘴角勾起一抹嘲笑,有人则热情地跟他打招呼。

  在市教育局附近的公交车站上,一位候车的女士笑称孙大叔是“赤脚跑男”。她告诉记者,早高峰时,经常会看到孙大叔赤脚跑步,一开始觉得很怪异,后来才了解他是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强身健体,觉得很佩服。

  误解也好,赞许也好,孙大叔从不在乎,每天照常起来,顺着绿树成荫的杭州路,自顾自地跑着。

  10日晨跑,他左脚脚踝处划了道口子,有四厘米长,渗着血,手里拿着矿泉水,一边跑一边喝。从记者身旁跑过时,记者吃了一惊,遂带着疑惑一路追到磁湖山庄路口,于是才有这篇报道。

  期间,记者留意孙大叔的脚,脚掌边缘可看到明显老茧。他介绍,这些茧赤脚跑出来的,每周要清理两次。对于脚踝处的伤口,他轻描淡写,笑着说:“一点小伤,不碍事,一会儿回家再说。”

  “我平时从不生病,高血压、高血脂这些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在快速奔跑中,孙大叔对东楚晚报记者说,除了赤脚奔跑,也这是长期坚持锻炼的结果。身体好就是最大的财富,为了这,他会一直跑下去。

  实际上,“赤脚跑步”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墨西哥北部的塔拉乌玛拉人经常在只穿薄薄的一层皮革面的简易便鞋或者甚至是在没有任何足部保护的情况下每天奔跑超过100英里。1960年,埃塞俄比亚赤脚选手阿贝贝以创纪录的时间,获得了奥运会马拉松金牌。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们加入到赤足跑步者或极简主义跑步者的队伍中,不再需要缓震鞋来束缚自己的脚。其利弊,学界存有争议,但正如美国足病协会成员安纳特·纳贝海所说的一样:“运用什么样的方式来锻炼,最重要的是听从自己身体的感觉,如果赤脚跑步舒服,那就选择不穿鞋跑步吧。人们总是忘记鞋子其实是社会体系建立过程中渐渐成为约定俗成的一件物品,而并不是时时刻刻的必需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