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还欠款陷入网贷陷阱 十堰男子半年莫名背上

2019-02-07 作者:admin   |   浏览(117)

  十堰晚报讯 (文、图/记者 何利)36岁的梁伟军(化名),将原本幸福的生活过成一团乱麻。因为身陷网络借贷的恶性循环之中,他在短短大半年时间里莫名欠下300多万元债。妻子一怒之下跟他离婚,带走了年仅8岁的儿子。借钱给他的亲朋好友,有人怀疑他赌博赌输了、有人说他在外面养小三,甚至还有人怀疑他染上了毒瘾。

  在电话联络多次后,梁伟军终于鼓起勇气走进记者的办公室,背着一个双肩包,手里拿着一大叠整理好的借款明细。“要怪,只能怪我自己太傻。”梁伟军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专业,梁伟军算是一个地道的IT男。在2016年入职我市一家企业做市场销售前,他曾跟朋友合伙开过几家网吧。随着市场不景气,网吧经营不下去,为此他欠了一些外债。

  “其实欠这个人的钱也不多,不到两万元。”梁伟军说,就是这笔本来不多的债务,让不愿张嘴向亲朋好友借钱的他“沾上”网贷,彻底失去了对生活现状的控制。

  2018年1月,由于合伙人催得紧,他一直在想办法筹钱。“无意中从手机上发现一款名为借贷宝的软件,浏览了一下发现借贷门槛很低。”梁伟军回忆称,只需要一张身份证、一个支付宝上的芝麻分截图就可以贷款1万元。

  “当时想着我发工资的日子快到了,很快就能周转过来,于是就借了那笔钱。”梁伟军说,在提交完所需资料后,很快就有人跟他取得联系,并向他的账户打了款,“电子借条是1万元,实际到账7000元,并且要求我一星期后还款1万元整。”

  一个星期后,梁伟军按时偿还了借款,销掉了借条。但正是这次借款,让梁伟军开始了无尽的噩梦。

  “你的信誉很好,现在可以提高借款额度,并且降低利息,请问你是否还有用款需求?”在第一次借款后约一星期,之前的借贷平台又有人跟梁伟军联系。

  2018年1月27日,手头拮据的梁伟军再次在这家借贷平台打下1万元借条。模式跟之前差不多,只是这一次打进他账户的是8000元。之后的第一个星期末,也就是2月3日,梁伟军按要求还了2000元。2月10日,他又还了1万元。

  再后来,陆续又有多家借贷平台跟梁伟军联系,表示可以借钱给他作周转之用。这其中包括借贷宝、今借到、存证云、有凭证等。“就像买了房子之后,很多装修公司打电话给你提供装修服务一样,争先恐后。”梁伟军说。

  家里的日常生活需要维持、自己的工资收入不高、之前欠下的外债还没还清、加上信用卡还款等各方面因素,梁伟军开始同时在好几个借贷平台借钱。从一开始的1万元,到几家借贷平台逐渐将额度提升到几万元、十几万元。而且往往是上一笔借款才还完,新的借款又开始。“这个时候他们知道我手里缺钱,并且已经欠下很多钱,就让我借这一笔还上一笔,于是窟窿越来越大。”梁伟军告诉记者,虽然此时他已经完全明白了这些借贷平台的套路,但已无法自拔。

  在梁伟军提供的借款明细中,一笔出借人为陈易华的借款金额高达12万元。借款明细显示,借款时间为2018年4月23日,借条金额12万元,实际到账8万元。4月30日,梁伟军还款19000元,5月7日还款99000元,5月14日还款111600元。

  8万元钱用了3个星期,梁伟军总共还了229600元,利息高达149600元,而他用来还款的钱,多半是从其他借贷平台上借的。梁伟军偿还的钱,很快又被借贷平台拿出来二次、三次甚至是多次借给他。“除了第一笔钱,之后的所有借款,这些借贷平台完全是在空手套白狼。”梁伟军搞懂这个道理时,已经太晚了。

  到2018年6月,梁伟军已经欠下十多个网贷平台累计300多万元的债务。“我也想过不还了,但是对方的逼债让我害怕。”梁伟军说,他想尽办法还债,刷“爆”了自己和妻子的信用卡、向亲朋好友借钱。

  但是,梁伟军拆东墙补西墙一直无法还清欠款,对方的各种逼债手段便轮番上演。“再不还钱,我就找人到学校去帮你接孩子。”除了各种辱骂,梁伟军还收到对方的威胁短信。

  对方不仅知道梁伟军的单位信息,还知道他妻子的工作单位、儿子就读的学校、班级和名字。曾经有两次,对方还雇讨债公司的人从外地赶到十堰,将梁伟军堵在小区里,小半天时间不让他出门。“隔三差五还在微信上给我发一些很暴力的讨债图片、视频。”梁伟军说。

  梁伟军开始向同事、亲戚、朋友借钱偿还网络贷款。他先后向多个同事借了100万元左右,向亲戚朋友借了100多万元。借钱的理由千奇百怪。

  然而借来的钱依旧无法填满在网贷平台欠的窟窿。“现在网上欠的,加上亲戚朋友的,我欠着300多万元的债。”梁伟军说,前不久,借贷宝平台一名叫陈某某的出借人,给他寄来一份《仲裁申请书》。《仲裁申请书》上的请求事项一栏载明:请求裁决梁伟军偿还借款本金200000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越来越多的债务,让梁伟军的家庭矛盾彻底爆发。2018年7月,梁伟军的妻子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选择跟他离婚,同时带走了他们年仅8岁的儿子。梁伟军也以60多万元的低价,卖掉了他名下价值70多万元的房子。

  “买房人把钱给我后,我就还账了,但房子被一个借给我钱的同事做了法律保全,房子无法过户,买房人也把我起诉了。”梁伟军说,除此之外,信用卡无力偿还,好几家银行也起诉了他。

  “我想起诉这些借贷平台,但咨询律师后才发现很难实现。因为这些借贷平台的注册地都在外地,并且取证也非常困难。”梁伟军告诉记者。

  在他收集到的一些证据中记者发现,其中一家借贷平台的注册地在北京,实际法人的户籍地在重庆,而本人却在广州。

  梁伟军也向我市公安机关报了警,但由于几乎没有有效的证据,公安机关也难以采取有效的措施。

  如今的梁伟军,成了亲朋好友眼中的恶人。“人家好心把钱借给我,我却还不了。”梁伟军说,天天有人追着他要债。现在,他每天下班之后以及双休日都不辞辛苦地做兼职,为的就是多挣点钱,赶快还自己的亲朋好友。

  这么一大笔钱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没了,有人怀疑他赌博赌输了,有人说他在外面养小三,甚至还有人说他染上了毒瘾。对于这些说法,梁伟军百口莫辩。

  对于梁伟军的遭遇和说法,记者联系了他的几位大学同学,除了同情和惋惜,大家均表示无能为力。虽然他的单位得知情况后,人性化考虑保留着他的工作,但每个月的工资对他的欠账来说是杯水车薪。

  “我相信他说的都是真的,他其实是个挺有能力的人,尤其是计算机技术非常棒,目前的处境只是他一时犯糊涂造成的。”梁伟军大学时的一位好哥们表示,希望有企业能为梁伟军提供一份兼职,以帮助他早日摆脱困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