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业:湖北黄石《三国演义》高端论坛随笔

2018-12-15 作者:admin   |   浏览(197)

  由中国“三国演义”学会、湖北师范大学文学院联合举办的“2018《三国演义》高端论坛”于2018年6月29日至7月1日在湖北师范大学召开。

  会议是由湖北大学师范大学主办,该校不是在湖北省会武汉,而是在黄石市。这种省属师范大学不在省会的很多,如山西师范大学不在太原,在临汾;浙江师范大学不在杭州,在金华;江苏师范大学不在南京,在徐州等。

  会议主办负责人是湖北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景瑕东,他曾参加我所组织在日本举行的中国古代小说戏曲文献暨数字化研讨会。

  会议具体承办人是湖北师范大学的教授石麟,我很熟悉,我们多次在各种研讨会上见过,6月我们刚在黄石附近的蕲春一起参加了“顾景星与红楼梦研讨会”。他曾送我厚厚五卷本的《石麟文集类编》,我很佩服他的学识,他也曾参加我在日本组织的中国古代小说研讨会。

  我对他印象最深的是他为人直爽,他是中国《三国演义》学会常务理事,在理事会上他发言一向直截了当,态度鲜明,给我印象深刻。这次会上我偶然和他聊天谈及藏书,他藏书数万册,被列入黄石市十大藏书家之一,《黄石日报》曾整版报道他的藏书。他儿子石松在浙江师大任教,也曾去日本参加中国古代小说会。

  他已经退休但返聘,这次办会具体事务都是他带领他弟子们来办理,包括接送和会后文化考察,很辛苦且周到。

  这次参会我熟悉的朋友有:中国《三国演义》学会会长关四平、秘书长郑铁生、中国《三国演义》学会副会长:广州大学纪德君、扬州大学董国炎、河南社科院卫绍生、镇江《三国演义》学会会长王玉国、杭州三国水浒学会会长王益庸、山西清徐罗贯中研究会范光耀,以及中州古籍出版社副总编马达和编审张弦生、江苏第二师范学院冯保善、许昌学院马宝纪、山西清徐罗贯中研究会康守勤及太原师范学院王增斌等。由于是“高层论坛”,因此人不多,只有20人左右。

  在当今环境下如何把《三国演义》研究和现实结合是个很好、很大的议题。前两个议题都是文化议题,我根本没有研究,第三个议题“当代制约《三国演义》研究的瓶颈问题”我倒有话可说。

  我多年一直在做《三国演义》版本研究,但近年热心《三国演义》版本研究的学者很少了,年轻人更少了。我看这有多种原因,制约《三国演义》研究的一个瓶颈还是在版本,《三国演义》版本虽然影印很多,但我自己知道,要根据影印本人工去做版本研究还是有很大困难的。

  虽然我多年前就完成了《三国演义》大部分版本数字化,并以光盘提供给学者,对学者研究也有促进作用。但电子版也有不利之处,不如纸本使用方便,要看必须打开电脑,且不易看到全书全貌。而纸本比对本相比电子版,使用方便,对版本差异一览无余。纸本和电子版各有千秋。

  我最近完成了五大名著主要版本纸本比对本,其中《三国演义》主要版本纸本比对本收入四种版本:

  每种比对本又有分栏比对和逐行比对两种方式,读者可先利用分栏比对,一目了然看出这些版本大致差异。发现问题需要仔细研究,再看逐行逐字比对本。而至于各个系列内部诸多版本的研究,因为版本数量太大,而文字差异都很小,要做纸本逐字校对,篇幅和工作量也太大,还是利用电子版进行比对方便。

  我在此会上介绍了《三国演义》主要版本纸本比对本,论文题目为“《三国演义》主要版本比对本--解决《三国演义》版本研究瓶颈的有力工具”,我还带去了两套《三国演义》主要版本比对本。比对本有两种:分栏三册和逐行比对三册,每册约700页,总计六册约5000页,很厚。我打印后带去在会议上做了展示。

  我的文章和比对本就得到一些与会人员的肯定,认为我多年坚持研究版本精神可嘉。但对这个比对本本身似乎反响不大,看来人们对版本还是兴趣不大。

  我曾在《金瓶梅》和《红楼梦》研讨会上分别介绍《金瓶梅》《红楼梦》版本比对本,受到王汝梅、黄霖和胡文彬的肯定。今年还有六次五大名著研讨会:

  每次研讨会前,我会事先把打印本邮寄去,然后在会上介绍这五大名著主要版本比对本,会后还得把这比对本邮寄回来,或邮寄下一个开会地点(10月三个会连着开)。总之尽力宣传吧。

  这次论坛上我因为要送学者我在编的《中国古代小说数字化随笔》,即本书,因此先问石麟要来与会名单,最初名单中没有中州古籍出版社,后来我得知出版社副总编马达和编审张弦生等3人也要参会,我又多打印3本。

  我这几年很多书都是在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和马达、张弦生都很熟悉,这次相会又可商议我下一步出版计划,十分高兴。会议期间我向他们详细介绍我下一步出版计划:

  (1)《西南联大清华教师风采》:因为今年是西南联大在昆明建校80周年,11月1日要在昆明要开大会纪念,此书是为此会所编,收入西南联大期间500多位教师简历、年表和生平地图及大量照片,工作量极大,目前我正在抓紧编写。因为和本会主题无关,不详细介绍了。

  (2)《中国近代物理学家传略及研究》,我曾出版《中国近代心理学家传略及研究》一书,此书是近代物理学家传略和研究,明年在陕西渭南要开中国物理学史研讨会,会前必须出版,我已经有初稿了。此书也和本会主题无关,不详细介绍了。

  (3)《中国古达小说数字化随笔》,即本书,今年暂以香港中国国学出版社名义出版,我从1999年开始从事古代小说版本数字化,到今年2018年刚好二十周年,计划再补充今年参加的各种研讨会随笔文章后,明年再由中州古籍出版社正式出版,已经和出版社签订和合同。计划在明年8月黄石中国古代小说戏曲文献暨数字化研讨会前出版。这次研讨会我打印了一批带去赠送与会学者。

  (1)五大名著主要版本比对本:包括《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金瓶梅》和《红楼梦》,其中《红楼梦》主要版本比对本我申报了今年国家社科资助项目,要9月才知道结果。

  我多年前曾申报《三国演义版本数字化研究》社科后期资助,匿名评审分数很高,但最后会议评审未通过,据参加评审专家告诉我:主要是当时老先生们不了解数字化,他说如果我晚几年申报就通过了。

  这次是因为我看到退休人员也可申报,因此就试试看吧,但我估计由于各种原因,怕希望不大,反正我退休了,批不批无所谓,就算是一次宣传吧。当然如果通过,整理工作量还很大,走着看吧。

  (2)《三国演义》上图下文本插图比对本:收入明代《三国演义》上图下文系列的插图,正文为叶逢春本。

  (3)《三国演义》文史对照本:已经出版了嘉靖元年本和毛宗岗本,计划再编写叶逢春本。

  (4)《三国演义》地图对照本:对《三国演义》中所有出现的地名都画出地图,包括事件地图、籍贯地图等,底图采用现代地图。

  (5)三国演义版本数字化研究:我曾出版《红楼梦》版本数字化研究,我准备把有关《三国演义》版本研究的文章汇集成册出版。

  这几种书还在计划中,尚未编写完。至于哪本书将来在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只有以后慢慢再议。

  中州古籍出版社马总在会上介绍了目前出版界的新情况,中央目前对出版管控更严了,书号也有所压缩,以后“买书号”出版就更困难和费用更高了,这对我们来说可不是好消息,马总也介绍了他社和古代小说有关的出版情况,也简单提及我的书。这几年我在他们出版社出版了很多书,得到他们大力支持,我十分感谢!

  这次会议主题是《三国演义》文化,论文自然也是以《三国演义》文化为主,我研究版本,对文化没有研究,也没有兴趣。会议和《三国演义》文献有关的我看只有三篇:

  三方君主的“疑”“信”与鼎足之势形成的多重矛盾--兼论《三国演义》“赤壁之战”发生地(石麟)。

  会议上石麟并未谈此文前面的主题,而主要谈副题,即赤壁之战发生地。现在赤壁之战都认为是发生在湖北蒲圻,国家也已经把蒲圻市改为“赤壁市”,我也去过多次了。

  但仔细阅读《三国演义》有关赤壁之战的描写,其实完全是指黄州(即今黄冈)赤壁,而不是蒲圻赤壁。

  我也曾写文章论述此事,看法和石麟相同。《三国演义》作者毕竟不是历史地理专家,因此他其实是根据宋代苏东坡的前后“赤壁赋”和元代的《三国志平话》,就把赤壁之战写在了黄冈,为此蒲圻、黄州两派争论不休。

  石麟认为黄冈不必去和蒲圻争“三国赤壁”,而是只要说“《三国演义》”赤壁在黄冈就行了,这完全符合《三国演义》的描写。

  但我觉得,黄冈人就是要争历史赤壁,而不是小说赤壁,要他们让出历史赤壁,而只说《三国演义》赤壁在黄州,他们肯定是不会同意的。一进入黄冈赤壁公园大门,迎面就是三国赤壁之战地图,当然他们是把赤壁之战画在黄冈,地图上根本没有蒲圻赤壁。

  比戏说更严重的是学术研究中的小说家思维--评浦玉生先生的《湖海散人罗贯中传》(王增斌)。

  我对此文也很有兴趣,可惜论文集未收入全文,据作者说曾发给会议主办人,但不知何故遗漏了。浦玉生我很熟悉,他力主施耐庵的籍贯是江苏兴化,曾出版《草泽英雄梦--施耐庵传》,并收入作家出版社的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丛书。

  我对此有质疑,我认为所谓施耐庵是兴化人的证据都不可靠,兴化是有个施耐庵,但不是写《水浒传》的施耐庵,换句话说:有两个施耐庵,是杭州施耐庵写了《水浒传》,而不是兴化的施耐庵。学术界对兴化施耐庵也有异议。

  浦玉生在出版施耐庵传后,又到山西、山东考察,写出罗贯中传,并声称完全是根据历史文献写的“传记”。王先生对此提出质疑,认为其中很多记载根本没有历史文献依据。我认为王先生看法是对的,我对浦玉生的施耐庵传和罗贯中传都无兴趣,很多是民间传说而已。这不是历史传记,而是纪实文学,其中很多是作者的编造。

  目前很多人有意和无意的把历史传记和纪实文学混淆起来,误导读者。这很不应该,尤其在学术界更不应如此。

  此文谈三国时期的书法,从曹操的“衮雪”到陆机的“平复帖”,以及长沙走马楼汉简,内容十分丰富,并附有大量的图片,很生动。我对书法没有研究,如此文很全面分析了三国书法,也很有价值。

  作者王益庸是杭州水浒三国学会会长,也是位年轻的书法家,他主持杭州硬笔书法学会,活动很多,影响很大,可谓年轻有为。

  第一个会议是我主办的明年的中国古代小说戏曲文献暨数字化研讨会。这个研讨会是一年在大陆,一年在海外。今年在马来西亚和德国,明年本来确定在广州,由广州大学纪德君主办,我也和他几次沟通过,没有问题。

  不料这次到黄石后,黄石湖北师大文学院景瑕东院长提出:明年小说会可否到黄石来开。原来明年他们申报了国际会议,并有经费,不用就作废,而且会影响以后再申请经费。现在各大学开会经费都很充足。

  要改变会议地点我首先要征求日本学者的意见,因为从2001年举办第一届以来,这个国际研讨会之可以坚持下来,主要靠日本学者的大力支持。我马上邮件和日本中川谕先生联系。他开始觉得广州有日本航班直达,方便,而黄石要中转麻烦。

  我又告诉他:黄石附近有黄冈东坡赤壁、西塞山等名胜,在此开会可参观这些古迹,这次不来此开会,以后再参观这些古迹很难了。

  至于交通问题,我和景院长商议,他同意派车到武汉天河机场接日本学者,路程2小时,我可以先到黄石,然后随车去机场接日本学者。这样中川谕也就同意明年在黄石开会,我也告知了景院长。

  至于下一次2021年再去广州开会,纪德君也同意,这样他也正好可集中精力办好明年的全国三国演义研讨会。

  至于时间,日本学者还是希望在8月,可8月湖北很热,但没有办法,好在黄石比武汉温度略低一些。至于会议的具体安排,以后我会再和黄石同事们仔细商议的,既然是我主办,要求一定要高,尤其是学术方面,要克服这次会议的一些缺陷。

  我请景院长在今年8月德国小说会结束时,介绍明年8月在黄石举办下一届小说会,争取欧洲学者们也来参会。

  日本学者中川谕先生刚好7月24-26日来上海图书馆看《三国演义》美玉堂四刻本,因为8月中川先生去德国参加小说会后,要再去德国魏玛看美玉堂二刻本,为此他要先仔细记录上海的四刻本,以便比较。我届时也再去上海会见中川先生,可商议今年马来西亚、德国小说会,和明年黄石小说会,以及其他事情。

  第二个会议是明年的中国三国演义学会年会,即三国演义全国大会。上一次大会是2017年在山西清徐举行,三国演义学会确定全国大会两年一次,因此明年要再举办一次,这次广州大学文学院长纪德君也到会,表示他们愿意主办这次大会,时间基本确定在11月,那时广州气候较好。

  纪德君还提出要恢复出版《三国演义学刊》,这是个好主意。《三国演义学刊》第一辑出版于1985年,1986年出版第二辑,后来就停刊了,2004年由沈伯俊主编再次出版了一辑,后来就再次停刊了。如果可以恢复出版当然是好事。

  目前由清徐罗贯中研究会从2012年开始每年出版一辑《罗学》,即罗贯中研究,包括《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如果恢复出版《三国演义学刊》,可专门致力于《三国演义》研究,肯定可促进《三国演义》研究。希望纪德君把此事做成,并坚持下去!

  第三个会议是今年在杭州举办的首届四大名著与杭州暨全国市县三国研究机构第五届学术会议,这在2017年清徐会议上就决定了,时间原来初步定在9月下旬。我建议他们利用周六日,因为9月学校开学了,周六日老师出来开会方便。

  组织者接受我建议,决定9月21日周五报到,22、23日周六日开会。我问组织者王益庸,我还是去介绍四大名著的主要版本比对本是否合适?他表示很欢迎,这样我要提前把这四部八本比对本邮寄到杭州,会后再邮寄回来。

  黄石会议期间还举行了中国三国演义学会常务理事扩大会议,决定了几项人士任命:

  中国三国演义学会常务副会长沈伯俊先生在4月18日突然去世,大家对他的逝世表示哀悼。在2015年镇江三国演义年会期间免去了沈先生的秘书长,但没有免去他的常务副会长。现在沈先生去世了,需要任命一位新常务副会长,因为郑铁生是现任秘书长,接任常务副会长是合理的。

  增补石麟为中国三国演义副会长。中国三国演义学会的惯例是每省一个副会长,湖北三国演义副会长原来是湖北大学杨建文,他因为年纪大,已经辞去副会长。

  我记得在上次理事会上曾提议由石麟接替杨建文,但被他婉拒了。这次再次提议他出任副会长,他也没有再推辞。他多年参加了历次三国演义年会,对三国演义学会发展积极提出建议,做出了贡献,他任副会长肯定对三国演义学会发展是有利的。

  安徽舒城李卫生为副秘书长,李卫生是舒城三国演义学会会长,曾主办2015年三国演义年会,就是在这次年会上,关四平代替刘世德任会长。李卫生办事很认真,当副秘书长可促进地方三国演义学会的积极性,是好事。

  2015年中国三国演义学会更换新领导后,新领导很团结,局面有所改观,2017年主办了清徐研讨会。但我看还有不足,主要是对三国演义研究还没有发挥多大促进作用。

  这次论坛中河南社科院卫绍生尖锐指出目前《三国演义》面临的几个问题,包括:发掘启用新人问题、草根和专业学者问题、开辟新研究领域问题、提高研究水平问题、新材料问题等。

  我也即席发言谈了我的看法,并和日本的三国研究做了对比。我看这些问题确实是三国演义目前面临很大的棘手问题,也不是几个学者就可解决的问题。不止是三国演义有这些问题,其他四大名著都有类似问题。

  中国《三国演义》学会既然是全国的唯一组织团体,可以考虑针对这些问题开展工作,真正促进这些问题的解决。

  但根据我的观察,以目前学会领导的水平和组织能力,可做到两年开一次的全国大会就不错了,要做到上述问题的解决,目前学会领导即便想做,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另外据我观察,近年发展很快的地方三国演义学会倒可以做一些工作,他们也确实在草根和专业学者结合方面做出了很多成绩。

  这次会前,郑铁生和王玉国、王益庸还专门先去了湖北赤壁市,和当地文化部门做了沟通,希望赤壁市建立当地的三国演义学会,赤壁市对此很积极。可以看出,地方三国演义学会确实是真心愿意为提高三国演义研究而努力,我对他们报以很大期盼。

  这次论坛基本是成功的,但我看这次会议有一大不足是:评议、讨论不够。这是大陆目前学术会议的通病。

  这次会议从参会学者有20余人,每人安排发言10分钟,时间很紧,大部分学者也基本遵守这个规定。但说实线分钟要说清楚问题还是不易。

  时间短还不是大问题,大问题是:研讨会基本没有点评和讨论,对此我很有看法。研讨会只一天,上午是彻底没有任何点评和讨论,主持人只是点名发言而已。

  下午由石麟主持有所改观,他对发言人有所点评,但似乎讨论仍不足。我在一些人发言后举手谈了我的一些看法。

  第三,大陆研讨会多如此,大家也习惯于研讨会发言就完了,没有点评和讨论也都习惯了。

  总之,我觉得点评和讨论不足是大陆目前研讨会的通病,几乎是每次研讨会都如此。有的会点评还稍好。根本原因是主办方对此重视不够。

  我参加海外很多研讨会,尤其是日本的研讨会。他们一般发言时间都在半小时到45分钟。主办方认真的会事先安排点评人,把论文事先发给点评人这样点评人事先有所准备。

  我参加2017年大理《金瓶梅》研讨会曾被主办方定为几篇论文的点评人。我当然就得事先仔细阅读,谈自己看法。但这样的研讨会在大陆还不多。

  一次我在北京主办中国古代小说文献暨数字化研讨会,我特地邀请沈伯俊先生做主持和点评,在我看来沈先生是最好的点评人,他对每位发言的点评很中肯,既有肯定,也有建议。除沈先生我,我看陈文新、傅承洲、曹立波做点评也是十分精彩的。

  点评人除点评外,还要引导大家去讨论,只有充分讨论才会把问题引入深入。这对主持人(点评人)也有很高要求,有时提出问题,比讨论问题更难,更能展示主持人的水平。

  我看大陆目前研讨会之所以点评讨论不足,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现在年轻学者们,和老学者们相比,知识面太窄,深度不足,对自己研究领域很熟悉,但对其他领域就了解不足,因此无法点评,也无法讨论,这恐怕是目前大陆研讨会点评和讨论不足的根本原因吧。

  总之,我希望今后大陆的研讨会在点评和讨论上要逐步提高,当然这首先是主办方要考虑的事情,主办研讨会就要注意研讨会的水平,而不是给每人发言十分钟就作罢。希望我今后参加的研讨会在点评和讨论上有所改进吧!

  论坛简介2018《三国演义》高端论坛会场石麟教授《三国演义》主要版本比对本2018《三国演义》高端论坛与会代表合影作者近照《三国志演义》文史对照本中州古籍出版社《中国古代小说数字化随笔》《三国演义英雄志传系列研究》《三国演义数字化研究》作者近照 有关文献论文赤壁《草泽英雄梦:施耐庵传》《孙权与三国研究》三个研讨会第16届中国古代小说戏曲文献暨数字化国际学术研讨会《三国演义学刊》中国三国演义学会增补副会长、副秘书长沈伯俊先生《三国演义学刊》三国演义研究目前问题第二届周瑜文化暨第二十三届《三国演义》学术研讨会论坛不足:点评和讨论2018“三国演义”高端论坛会场第十四届中国古代小说戏曲文献暨数字化国际研讨会综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