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铁保洁员遭欠薪困扰:不给钱没心情打扫

2019-01-11 作者:admin   |   浏览(83)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武汉市长唐良智说:“不欠薪也是一种文明。”但是,为武汉地铁做着保洁和保安工作的基层劳动人员却长期遭受欠薪困扰;有多名地铁保洁员吐槽说,自己一个月工资1700元,但公司发钱总不准时,经常一拖一个月,“不给钱,哪来心情美化地铁呢?”(12月7日中国广播网)

  坊间有一种说法称,“武汉地铁硬件一流,而卫生却常属三流。”何以如此?透过地铁保洁员“薪情”影响了“心情”的私下吐槽,人们似已隐隐明白了症结之所在。据悉,武汉地铁的保洁由七八家保洁公司负责,几乎每个公司都被地铁集团欠钱,但又都不敢催得太紧,因为“毕竟地铁集团是甲方”。

  从事地铁保洁和保安的基层劳动者,有许多其家庭条件都不是很好,就指望那些微薄的薪水用于日常开销;而若每次发钱都让他们望眼欲穿,且常是姗姗来迟地拖到次月,其中的焦虑和难受,自然不是“丰衣足食”者所能真切感知。保洁公司的知情者称,地铁集团当然“不差钱”,原因在于,“每次找地铁结账要很多人签字,一个人签要几天时间,这样下来大半个月就过去了”—由于“地铁欠钱”慢慢成了一种“惯例”,好多保洁公司尽管本小利薄,但为了安抚和留住员工,往往只得垫付发钱以求息事宁人。

  “保洁欠薪”能不能算作一种地铁傲慢?网上有点评称:地铁对于为它服务的若干小公司来说,是甲方;地铁对于乘坐它出行的人,也越来越展现出了“甲方的姿态”。局部地区和一定范围的轨道交通,是该懂得有所收敛,及早降降自己的威风了!而有些挖苦则更显尖刻:幸好这种“甲方欠薪”不是因为没钱,否则岂非又要“合理涨价”的前奏了么?

  “不欠薪”的文明,为何要让市长来提醒?也许,在某些地铁公司看来,对比现实社会中的“欠薪”和“老赖”,像其这样无非欠上一月半月的“延迟结账”,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外界对此若还说三道四,那才显得“不懂行情”和“不明事理”了。但我不禁要问,你们如此的“月月延迟”,可有想过众多低收入家庭生活来源的捉襟见肘?另外,假使让地铁集团的员工哪怕有一两个月“滞后发薪”,你们的心情会好受么?

  在我想来,“保洁欠薪”若真的是一种有意无意的地铁傲慢,解决起来倒不是太难。因为,经过媒体的报道和“市长的提醒”,人们有理由相信,地铁公司应该会“闻过则喜”,迅速加强人员配置,及时完善“结账流程”。而循着现实语境的某些常见“猫腻”,却也未必不能猜疑,有些时候结账付钱的“月月延迟”,或有可能是个别“实权环节”的人为阻挠和刻意刁难。至于这么去搞目的何在,恐怕明眼之人立马就会想到“权力寻租”这一灰色字眼了。由此说来,公家单位的严格确保“不欠薪”,又何止是一种“文明”要求与准则了。(司马童)